「大自然」第126期選文
【2015生物多樣性特報】

永恆的一秒

台灣首發野生石虎全身照

 
 
 
文.圖/蘇隆冠

  3年了,台灣最神秘、數量最少的野生貓科動物─石虎,終於出現在我的觀景窗裡!石虎的照片並不稀奇,難得的是,這是野生石虎照片,而且不是用自動相機拍到的!

計畫永遠趕不上變化 

  有多難呢?這是全苗栗山區唯一對我有利的點:以產業道路全長約100公尺的直線空曠距離為最佳範圍,根據自動相機的資料,這也是幾處石虎白天確定活動的地區,排遺的地點也顯示牠會走直線。我腦海中設定的畫面是牠一直向我走來,我唯一要做的就是不停地按下快門,直按到卡彈為止。 

  在蹲了4個月偽裝帳之後,2014年10月3日下午4點,牠現身了!但卻出乎意料,而且超出我的預測範圍,橫越過整整100公尺視線中整條路的最末端最窄的1公尺。「1秒」。

其實牠一直都在 

  在盯著觀景窗毫無動靜的3個小時後,在這空間彷彿凝結的一秒,還好我沒有呆住,強勁的東北季風也沒造成太大的鏡頭微震,我把跟石虎邂逅這一秒變成了永恆。 

  那兩張照片已裁切掉可辦識的地理特徵,且距離太遠,以近1:1的裁切比例呈現,雖不完美,以我的標準是記錄照,但讓我有了持續努力的驅動力。我之所以想跟大家分享,是因為若非親眼所見,沒有人會相信台灣淺山有著這麼美麗的貓科動物。看不見牠,並不代表牠不存在。

 

完整精彩圖文,請上誠品等各大書局(金石堂除外)或「中華民國自然生態保育協會」購買大自然雜誌


【2015生物多樣性特報】

公園.人民.地球

海洋保護區的國際趨勢與挑戰

文.圖/邵廣昭 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

  世界公園/保護區大會(World Park Congress, WPC)是由國際自然保育聯盟(IUCN)負責主辦,自1962年至2013年間約每10年召開一次,已召開過5次,地點分別在西雅圖(1962)、黃石公園(1972)、峇里島(1982)、委內瑞拉的Carcas(1992)及南非的德班(2003)。邵廣昭老師曾出席在德班舉辦的WPC5。1997年邵老師在國內推動海洋保護區(Marine Protected Area, MPA),於中研院舉辦每年一屆的「台灣海洋環境大會」,2000年的第四屆則以「許海洋生物一個安全的家」(即MPA)為主題。 

  本屆WPC6則是在11年後的2014年11月12〜19日在澳洲雪梨市的奧林匹克公園舉行,主題為《公園、人民、地球:啟發解決方案》(Park, People, Planet: Inspiring Solutions),由IUCN、澳洲環境部及新南威爾士州環境部(NSW)共同主辦。WPC的目的是提供一個全球保護區共同交流、觀摩、切磋及合作的平台,檢視全球目前保護區(Park Area, PA)經營的進展與挫敗,並討論未來應推動的策略與工作。由於保護區的種類和型式甚多,甚至包括世界遺產的保護區在內,因此不少人會誤認此大會是只屬於國家公園系統的國際會議。但實際上它是包含了所有不同法令所劃設的保護區在內。

全球海洋保護區發展的重要歷程 

  其實早在1995年《生物多樣性公約》(Convention on Biological Diversity, CBD)第二次締約方會議(Conference of Parties 2, COP2)中,即已通過《雅加達宣言》(Jakarta Mandate),要求各締約方應正視海洋及沿海生物多樣性保育的問題。2002年永續發展世界高峰會更要求,到2012年全球應有10%的海洋及海岸完成海洋保護區網絡的建置,以及到2015年全球的漁產應恢復到過往的水準等。因此不少國家包括台灣當時均設定2020年達到20%的目標。此後每兩年召開一次的CBD-COP會議均將MPA納入「海洋海岸多樣性」及「保護區」的重點議程中做討論。但不幸的是,各項工作的進展緩慢,達成上述目標似乎仍是遙不可及! 

  2014年11月在韓國平昌市所舉辦的CBD-COP 12的會期間,發表了《全球生物多樣性展望第四版》,對愛知各項目標均作了期中評估:愛知目標11的陸域保護區已符合進度,但MPA的進展仍是落後於預期。迄今全球MPA之面積比例仍僅3.4%而已。因此,本屆WPC6特別注重在要如何達成愛知目標11及保護區的有效治理。以及氣候變遷調適、海岸之福祉、珊瑚礁、受脅種保護、能源與工業、漁業及養殖、海洋入侵種的管理、海洋中的公海及極地的保育與管理等課題。

 

完整精彩圖文,請上誠品等各大書局(金石堂除外)或「中華民國自然生態保育協會」購買大自然雜誌


【台灣印象】

飛越公路.海比司

與「馬舒花兒」見面

文.圖/馬奎斯.S.佛里
 
  台灣每一條重要公路的闢築,無論是中橫、北橫、南橫,在初勘、複勘,甚至定線測量、改線測量絕對少不了原住民的參與,甚至後來新中橫的修建與養護,處處都可看到這群伙伴的身影。除了遊走於台灣各地的公路工程實景,《飛越公路‧海比司》由馬奎斯‧S‧佛里主筆,內容更專注於人物的出生與成長。佛里將工作、報酬、朋友、親情,還有災難、事故、意外,等人生中可規劃、不可預期的所有事情,藉由公路的建造一一串連,有形的公路串出無遠弗屆的心路,有許多原住民的心血貢獻,本刊謹摘錄其中的一章與您分享。 
─本刊編輯部
 

  孫孟杰自2008年8月接任橋檢工作。2009年8月莫拉克颱風時,公路總局第三區養護工程處轄區總計斷了44座橋,還有4座橋的引道嚴重毀損;他說,幸好沒有人員傷亡的事故,只有橋斷掉,真的很幸運。 

  在桃源區公所附近,孫站長帶我看「拉瑪達星星路」牌示,這是南橫公路在桃源這一路段的別稱。20世紀初,布農族勇士拉荷阿雷和拉瑪達星星等人因為奮勇抗日,率領族人散居於玉穗山、南橫埡口和梅山一帶,這是紀念布農族勇士的一段路。

馬舒花兒─昔日最美的南橫溪谷 

  接著,我們經過桃源二橋(舊橋,單線道),還有撒拉阿塢橋。關於撒拉阿塢地名的由來,因為附近散生無患子,南鄒族語對無患子的稱呼,即「撒拉阿塢」,這是三座跨越荖濃溪的橋梁之一(其他兩座為寶來一橋、寶來二橋)。不久抵達勤和村,這裡正進行護岸工程,只見七、八名工人將石塊置入方形蛇籠之內,目前已進行到護岸最上層,共計疊有13層高的蛇籠。孫站長下車來,他與工頭沿著長長的蛇籠檢視、查驗。過勤和橋之後,因邊坡路基嚴重坍方,只好改走97K〜102K的溪底便道,到處都可以看到土石流肆虐,滿目瘡痍的樣子。孫站長將車停在便道旁,對我解釋荖濃溪谷的變貌,因為莫拉克颱風土石流擴張使荖濃溪谷填高且加寬了,大自然破壞力之猛烈在此得到明證。

 

完整精彩圖文,請上誠品等各大書局(金石堂除外)或「中華民國自然生態保育協會」購買大自然雜誌


【台灣印象】

冬日金門候鳥飛

文/王嘉雄 
圖/林麗鶴、王嘉雄
封鎖線下的賞鳥天堂 

  金門位在大陸邊緣,中國福建省的南側,隔海與廈門相對,也是東亞與澳紐間候鳥遷徙的中間大站,再加上金門在戰地政務時期,廣植樹木造林,開挖水池、築水庫及海岸管制等等,雖都是戰備的需要,卻也提供了鳥類最佳的生息環境,而金門鄰近大陸,與台灣本島相隔較遠,緯度偏北,鳥相與台灣有明顯的差異。台灣不易見到的鳥種,在金門卻是常見的鳥類,如戴勝、黑頭翡翠、白胸翡翠、蠣鴴、裏海燕鷗等,又如玉頸鴉、斑翡翠等只有金門才有,台灣看不到,這些都是台灣鳥人嚮往的鳥種。 

  早期金門是戰地,出入嚴格的管制,一般人到不了。但金門的鳥況,早就隨著來服兵役的台灣鳥友傳回台灣,當時望眼鏡、攝影器材等都不能攜入,僅靠雙眼觀察,傳回來有限的鳥訊,已經夠台灣的鳥友羨慕不已了。 

  金門結束戰地政務後,賞鳥活動蓬勃發展,金門鳥友很自豪的說金門是一個悠閒舒適的賞鳥天堂,金門飛羽觀測站綱頁說「……你不必耗費三、四小時的開車時間(在台灣),也不需要跟著人擠人搶拍鳥兒。在這裡,你只要開著車出門閒逛,不到半小時的時間,或許就可以找到你所未見的鳥種……。」

  金門的補拍行程,蠣鴴也是主要目標之一,在台灣是稀有的冬候鳥,在金門則是留鳥及常見的冬候鳥,看到的機率比台灣高太多了,幾乎可以說是保證班。「金城海濱休閒公園」是觀察及拍攝最佳及最舒服的地方,就坐在靠岸邊的草地上等待漲潮即可,退潮時潮間帶廣闊,水鳥覓食範圍大,難覓行蹤,當潮水漸高淹沒潮間帶,涉禽型的蠣鴴不善游泳,紛紛的飛到岸邊水位較高的小沙洲上活動,我們就靜坐岸邊草地上,聽濤拍浪,優雅的等待蠣鴴及其他水鳥一波波的飛過來。

 

完整精彩圖文,請上誠品等各大書局(金石堂除外)或「中華民國自然生態保育協會」購買大自然雜誌


【生態焦點】

雪谷纜車行不行?

文.圖/李璟泓

  1907年8月,台中廳管內東勢角支廳長本鄉宇一郎巡視管內所轄隘勇線,想來是聽說位於白冷監督所內蕃界有口溫泉。於是一行人從監督所出發,順大甲溪左岸上溯11.8公里,逢雨勢宿營在十文坑和大甲溪合流點。隔日行約3.9公里,順利抵達溫泉口。並將之命名明治溫泉。這是谷關溫泉被發現的最早紀錄。而這口水質屬於弱鹼性的碳酸泉,直至今日仍然是台灣中部地區民眾必訪的溫泉景點。 

  2008年8月,台中縣立委徐中雄在谷關召開了一個「台中縣谷關地區至大雪山森林遊樂區纜車規劃案會勘與簡報等相關事宜」的會議,這是目前可查詢的資料中雪谷纜車的起始點。2009年台中縣政府委外進行可行性評估,擬採用政府興建再移轉民營的OT模式經營,規劃3年內完工。但連續數年,「雪谷纜車」這個規劃案儘管仍未通過環境影響評估或是動工,卻已經耗費合計數千萬的規劃費,也在保育界引起喧然大波,其中台灣黑熊的保育議題更讓「雪谷纜車行不行」的爭論白熱化。本文將逐一介紹大雪山森林遊樂區及波津加山一帶的環境及生態特色,讓讀者自行去評斷這座所謂的「高山纜車」是否有興建的必要。 

  雪谷纜車預算約26.7億,包括纜車興建及飯店、商場經營,將以促參法進行,預計2014年4月進環評、9月招商(目前仍未進入環評),2017年營運。全線共設置三處場站:谷關站、波津加站及大雪山站,全長約5,790公尺,整體高程差約1,540公尺。其間共設置11座塔柱,其中P9-P10塔柱間具最大為約1,148公尺。波津加站為中間轉折站,遊客僅能在纜車內賞景不能出站。

塔柱及站體位於地質敏感區 

  在台中市政府「變更谷關風景特定區計畫(第三次通盤檢討,102 年 10月)」中,提及谷關地區受大甲溪及其支流沖刷,處處懸崖深峽,刻蝕作用進行猛烈。全區除大甲溪沿岸及南側為緩坡外,其餘多為30%以上的陡坡地形。 

  此外在「經濟部中央地質調查所97年研究報告」中指出,本區地形坡度陡峭、河岸侵蝕、落石、岩屑崩滑等現象嚴重,地質自然災變已普遍出現之情形下,整體地質狀況仍屬不穩定。纜車場站、塔柱範圍位處林務局經管之八仙山事業區第50〜53林班地,林相為針闊葉混淆林,樹種以扁柏、松類、楠木類等為主,以該等林班所處之集水區而言,坡度陡峭且地質環境極不穩定,依林務局以「福衛二號」衛星影像判釋結果,該集水區崩塌面積約占4.36%,以較大甲溪流域之林地平均值1.07%高出甚多。稍來溪支流向原侵蝕崩塌影響,及東南側為一較大規模順向坡,均為設置塔柱將來潛在之不穩定因素。而在坡津加站西側下方2〜300公尺呈現崩塌情形,將來如遇災害則其安全性極有疑慮。 

  農業委員會林務局森林育樂科設施管理科科長高宗賢指出,當地雖為「白冷層」,土質堅硬;但塔柱編號P2~P11,依據規劃單位鑽探岩石品質指標,都在20、30以下,地質上代表非常破碎、不佳;塔柱P2~P6、P7~P10、P10~P11,沿途經過順向坡等地質敏感區,一定會影響塔柱安全;西側5公頃有崩塌、塔柱設施位置幾個地點,P2、P6、P9都在水土保持法5、7級以上,坡度達30%以上,依建築法皆為不允許開發之處。高宗賢先生指出:地質問題一定會影響塔柱以及營運,此外,長達6公里的纜車,緊急救援怎麼因應?台中市政府應謹慎評估。

 

完整精彩圖文,請上誠品等各大書局(金石堂除外)或「中華民國自然生態保育協會」購買大自然雜誌


【生態觀察站】

信天翁悲歌

海面上的殞落之星

文/鄭崴 台灣大學森林環境暨資源學系
  王冠云、林如森 台灣大學生物產業傳播暨發展學系
圖/廖煥彰
 
信天翁的翱翔是華麗飛行的最高境界,詩的極致情境。 
那種感動絕不只是美麗的穩重滑翔,而是至少一個年代,一種生命個體歷經滄桑的成熟。 
—劉克襄《永遠的信天翁》
 
「鳥的命運,就是人的命運。」 
-諾貝爾生理學獎得主 彼得˙杜赫堤
 

  這本來是屬於他的天空、他的海洋,乘著上升氣流扶搖直上,享受海風掠過眼角的瞬間;隨著人類對於海洋的開發,他不幸的墜入了人類巧設的陷阱裡,魚鉤上掛著的不再是魚,而是沉甸甸的羽翼,即使逃過一劫,他的孩子卻同時因為海洋中的塑膠垃圾而陷入孤絕,跌入深不見底的死亡中,處在世代之間,他前進不得,後退不能,他,是信天翁。

族群銳減 

  信天翁是海鳥的一種,活動範圍多位於中高緯度的大洋,是許多賞鳥人士追逐的夢想。但是,在觀察各大洋信天翁繁殖地的狀況時,發現牠們的數量大幅銳減。在1990年代,紐澳附近的海域更發現了日本漁民在捕撈作業中,嚴重的誤殺信天翁,於是人們開始質問:信天翁的減少和遠洋漁業究竟有什麼關係? 

  中華野鳥學會理事長林世宗表示,信天翁是全世界最大的鳥類,一輩子都在海面上飛行,只有在繁殖的時候會落地,而且一、兩年只能生一顆蛋,繁殖能力很差。北半球的信天翁僅有3種:黑背信天翁、黑腳信天翁與短尾信天翁,而這三種信天翁的繁殖點都離台灣很遠,在台灣非常不容易觀察;但台灣的遠洋延繩釣漁業仍然大大威脅了信天翁的生命,因為在捕魚的時候會意外捕獲這些美麗的海鳥,國際自然保育聯盟(IUCN)所列出的「紅皮書」(Red List)評估已將信天翁列為「遭受威脅風險」。

 

完整精彩圖文,請上誠品等各大書局(金石堂除外)或「中華民國自然生態保育協會」購買大自然雜誌

Hits / 1875   Update / 2016-08-17

可不定期獲得
-活動訊息
-最新保育新知
-優先參與活動

地址:臺北市南港區研究院路二段128號 新溫室104室
電話:02-27872289
傳真:02-26535722
聯絡信箱:swanint@seed.net.tw
 

郵政劃撥帳戶
帳號:05236661
戶名:社團法人中華民國自然生態保育協會

 個人入會申請書

社團法人中華民國自然生態保育協會版權所有